首页基础软件软件产品资讯

国产基础软件:路程曲折,前途光明

软件目录2022-03-01 09:33:04 顶置 150

近年来,中国信息产业从未如此深刻地意识到“缺乏核心和灵魂”的痛苦。

当基本软件经常被美国用作施压和制裁的工具时,行业发现没有B计划:人们没有忘记当年触及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的“棱镜门”事件。2020年12月,CentOS宣布其战略变化,这影响了中国操作系统行业的用户。大量使用CentOS的用户迫切需要找到替代方案,并面临成本和迁移困难的挑战。。。在被“卡在脖子上”之后,我们意识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——谁掌握了根技术,谁就拥有了核心的声音。要么建立自己的根技术,要么成为根技术产业链底部的农民工。

 

基础软件的困境: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数字经济体,仅次于美国。目前,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“加快数字发展,建设数字中国”。在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和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的背景下,基础软件的重要性更加突出。由于基础软件odml(操作系统、数据库、中间件和编程语言)位于应用层和硬件之间,因此基础软件对于建立健康的商业环境是必不可少的,由于没有基本软件的任何系统,即使有最好的硬件和应用软件,也无法运行。总的来说,在30多年的起起落落中,基本软件产生了一张几乎黯淡的报告卡:2020年,美国在全球操作系统和基础软件(包括台式机、数据库、云操作系统、工具软件等)领域的业务收入为0.81万亿美元,占全球该领域业务收入的4/5(中国该领域业务收入为0.036万亿美元,仅为美国的4%)。中国的基础软件份额很小,国内市场也被海外制造商(美国)垄断。国内基础软件的国内市场份额仅为5%,国内操作系统的国内市场份额仅为4%,国内数据库的国内市场份额仅为6%。

 

作者认为,造成这种困境的原因一方面是:,“重硬轻软”一直是中国的主流思想。据信,可以看到和触摸硬件。例如,在芯片领域,光刻机的难度不断被提及,电源投资也空前增加。“大基金”的第二阶段有2000亿美元。随着社会的注资,整个投资规模可以达到数千亿甚至数千亿,但投资基础软件的资金却很少。另一方面,中国的软件产业也专注于“面向应用”的软件开发——tiktok、jitter、淘宝等。应用软件百花齐放,甚至一些领域引领了国际创新。因此,更多的人才和资金流向游戏产业和移动应用等光明的互联网领域。


从技术角度来看,以操作系统为例,其研发非常困难。操作系统扮演着用户、软件和硬件的“接口和枢纽”角色。从底层来看,它需要与各种硬件兼容。操作系统不仅要保证硬件的可用性,还要考虑效率等因素;从上层来看,需要对大量软件进行调整。从用户的角度来看,需要考虑美观、效率、安全和稳定性等因素。在这些因素中,生态是决定操作系统成败的首要因素。在PC时代,微软的崛起离不开硬件的支持。微软DOS系统与IBM计算机的首次合作是微软的辉煌起点。也许比尔·盖茨当时明白了硬件总是可以被模仿和挑战的,但如果操作系统能够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态,它将是一个更具潜力的市场。果然,后来PC硬件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,但他们都采用了同一家公司的操作系统——微软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作为PC时代操作系统的赢家,微软变得缓慢。尽管微软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发布了第一款移动设备操作系统Windows CE,但其生态建设在微软内部并未受到重视。结果,iPhone和Android的生态建设初具规模,微软从祭坛上走下。


从前,基础软件行业也有一个短暂的亮点:COSIX、红旗Linux和蓝点Linux的真正武器,以及yunos的突然崛起然而,华而不实,但这是一场战争的过去。在个人电脑时代,即使微软勉强绕过英特尔,也更难突破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你可以绕过arm,但你无法突破Android。


“技术不是最难的,研发也不是最难的。”基础软件行业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我们需要建立一个生态和应用环境。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在基础软件的基础上开发相关应用。当应用程序蓬勃发展,生态超过拐点时,他们可以发展得越来越快。”这一过程需要“政府、工业、大学、研究和应用”的努力。未来,中国应该拥有自己的微软、红帽和甲骨文,建立开放源码生态系统,培养更多的基础软件人才。别无选择。我们只能团结起来向前迈进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但未来可以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。转眼间,它已经到达了一个新时代的转折点,数千个行业正在走向数字化。

 

 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背景下,需求方迅速增长,市场空间前所未有。根据IDC等机构的预测,2020年至2024年,中国服务器市场的增长率预计将高达41%。2024年,中国服务器将占全球服务器总量的33%,增长速度和市场份额将位居全球市场前列。到2024年,中国的服务器操作系统将拥有至少7倍的市场空间增长,达到100亿元的规模。预计到2025年,全球数据库市场将达到798亿美元,复合年增长率为23.4%。中国数据市场总规模将达到688亿元,年均复合增长26%;据中国软件协会统计,2020年中国中间件市场总体规模将达到105亿元,同比增长13.2%,2025年将达到189.6亿元。 同时,云、人工智能和5g开启了多元化计算和万物互联的新时代。在新的轨道上,操作系统、数据库等基础软件将面临新的变化,新的变化将孕育新的机遇。我们应该抓住新的浪潮,而不是简单的替代和复制。

 

幸运的是,尽管基础软件产业很弱,但它并非没有积累。国内自主研发的华为鸿蒙系统的成功发布,国内基础软件的深度应用,通信UOS和麒麟OS在多个重点行业的成功应用,给行业带来了曙光。用户数量代表着垄断能否打破。以红蒙为例,自6月2日正式发布红蒙2.0系统以来,数据显示,红蒙系统的用户数已超过9000万。到2021年底,华为的目标是超过3亿个谐波连接设备,也值得注意的是OpenEulER。基于华为自主开发的服务器操作系统几十年的积累,开源是2019年底的Euler操作系统,成为一个开源、免费的Linux发行平台。最新数据显示,经过不到两年的发展,基于社区的联合治理已经吸引了6000多个开源贡献者和100多家企业加入社区。有90多个sig团体。国内主流操作系统制造商已经发布了基于Euler的商业版本,这样分散的中国软件人就可以聚集在一起,形成合力。通过开源社区的建设和治理加速基础软件创新。


显然,软件生态比20年前或10年前更重要。乔布斯为IOS系统磨砺了十年之久。同样,中国独立软件生态的建设也不会一蹴而就。这一定是一段漫长而艰难的旅程。目前,国内基础软件已初具规模。只要“政、工、校、研、用”形成健康良性循环,笔者坚信中国基础软件将有光明的未来。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
标签:
随机快审展示 刷新 快审榜
加入快审,优先展示

加入VIP

发表评论

  • * 评论内容:
  •  

精彩评论

  • 无任何评论信息!